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肥纪元

2013-6-23 17:24:51 阅读1199 评论1 232013/06 June23

ears ago, after a plane trip spent reading Fyodor Dostoyevsky’s Notes from the Underground and Weight Watchers magazine, Woody Allen melded the two experiences into a single essay. ‘I am fat,’ it began. ‘I am disgustingly fat. I am the fattest human I know. I have nothing but excess poundage all over my body. My fingers are fat. My wrists are fat. My eyes are fat. (Can you imagine fat eyes?).’ It

作者  | 2013-6-23 17:24:51 | 阅读(119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哈比人和新西兰

2013-1-9 14:55:11 阅读2202 评论1 92013/01 Jan9

 

 

我带着译林出版社的《哈比人》去新西兰,“HOBBIT”,现在的规范译法是“霍比特人”。译林的译本是朱学恒翻译,道格拉斯·安德森的详细注释,让这本故事书有了更浓重的文化意味。1930年夏天,托尔金批改试卷,忽然发现有一份答卷是空白的,他恨不得给这份白卷加上五分,但鬼使神差一般,他在卷子上写下一行字“地下住着霍比特人”。那年冬天,他把写好的前几章念给孩子听。安德森在开头就解释道:有关霍比特人地下洞穴的描述,会让人想到《柳林风声》,那本小书里獾和鼹鼠住的地洞也非常舒适。

 

托尔金

作者  | 2013-1-9 14:55:11 | 阅读(2202) |评论(1) | 阅读全文>>

桑塔格说

2012-9-6 13:07:34 阅读1708 评论0 62012/09 Sept6

文学提供的智慧之本质,乃是帮助我们明白,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永远有一些别的事情在继续着。


Essay: The Truth of Fiction Evokes Our Common Humanity

by Susan Sontag

Editor's Note: The following essay is excerpted from a speech by Susan Sontag given April 7 at the Los Angeles Public Library upon receiving the library's annual Literary Award.

Long

作者  | 2012-9-6 13:07:34 | 阅读(170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不关心善与恶

2012-7-5 1:25:20 阅读2757 评论2 52012/07 July5

 

 

庄严精神头戴高礼帽,身着长礼服,它显得神采奕奕,仪态万方。如果精神具有性别,那么这精神无疑是男性的。弗吉尼亚·伍尔芙说,喜剧呢,是属于风雅女神和文艺女生的。“当那位庄严的绅士迈步上前致以问候时,她望他一眼,不禁哑然失笑,再望一眼,便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己,于是只得跑开,一头钻到姐妹们怀里去藏起她的笑。”

她说,“笑这种东西,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帮助我们保持平衡感;它时刻提醒我们,我们不过是人,而人,既不会是完美的英雄,也不会是十足的恶棍。”

作者  | 2012-7-5 1:25:20 | 阅读(2757) |评论(2) | 阅读全文>>

平静的绝望

2012-6-12 16:27:59 阅读3434 评论2 122012/06 June12

 

 

 

每一个文学青年大概都背诵过卡夫卡的这句话——“你活着的时候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挡开点儿笼罩着你的命运的绝望,同时,用另一只手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我背诵过这句话,并且有点儿偏执的认为,许多写作都出于某种“命运的绝望”,几年前我看到美剧《绝望的主妇》,开头第一句旁白——每一个男人都在平静的绝望中度过一生。这句话也可以用来描述卡佛的小说,平静的绝望。

 

阅读《卡佛传》,我的出发点就是想知道,卡佛那种绝望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那种绝望又怎样促成了他的写作。1954年1月25日,卡佛的家乡,亚基马的《每日共和报》发表文章,通栏标题是——海明威丛林归来,小说家结束环球之旅。报道说,海明威“像他笔下那些胸毛浓密的男主角一样充满危险的生活着。”卡佛说,

作者  | 2012-6-12 16:27:59 | 阅读(3434)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柯克沃尔早餐

2012-6-11 17:23:38 阅读1974 评论2 112012/06 June11

苏格兰的柯克沃尔,是奥克尼群岛的首府,这里人烟稀少,黄昏和清晨,浓雾弥漫,我住的房间正对着海港,一艘货轮停泊在几百米外,轮廓若隐若现,船上的灯光在雾中闪烁。我们住的艾尔酒店,房间很小,餐厅倒还宽敞,布菲台上摆着冷肉、酸奶、水果、燕麦片,据说,要想在英国吃得好,就要吃三顿早餐,但这一天的早餐也不会太好。同行的老蔡,有点儿臊眉耷眼,他是美食家,在上海广州开着好几家餐厅,头天晚上刚吃了当地一家叫The Creel的饭馆,老蔡对头盘Local Crab,主菜Scallops and Cod都非常推荐,还说甜点三色冰激凌也不容错过,现在他对着面前的一碗麦片粥和一堆烂糊的omelette,提不起兴致。

我坐在他对面,喝着黑咖啡,开口道:“我是个作家,写小说的。”老蔡好像对小说没什么兴趣,礼貌的点点头,他是个化学家,在美国一家化工厂工作过,据

作者  | 2012-6-11 17:23:38 | 阅读(1974) |评论(2) | 阅读全文>>

说时迟,那时快

2012-3-10 20:54:41 阅读2035 评论2 102012/03 Mar10

 

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推崇遗世独立的写作,他早说过,“我怀疑那些工作地点有互联网的作家能否写出优秀作品”,据说他的工作室有隔音墙,双层玻璃窗,挂着厚窗帘遮挡日光,带着防噪耳机,再带上耳罩。但是,我们这个时代比以往要喧嚣得多,各种媒体都琢磨怎么“互动”,维基百科鼓励每个人都写百科全书,“知乎”网站天天有人讨论问题,推特和微博,按照他们自己的宣传,“记录下整个世界的脉动”,遗世独立的作家受到了挑战,他们被一种“瞬时文化instantaneous culture”所包围,什么叫瞬时文化呢?你在GOOGLE上查一个东西,不到一秒就找到了答案。

 

 

据说,好的写作都是“反瞬时文化”的,作家奈保尔说,有两种表达方式,一是轻易的随口说说,一是深思熟虑之后的表达,作家应该用后者,他必须把自己最初的、第一反应的粗糙想法反复打磨,然后再表达出来。

作者  | 2012-3-10 20:54:41 | 阅读(203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印度之行

2012-1-4 1:26:52 阅读1546 评论3 42012/01 Jan4

 

   
印度之行 - 苗炜 - 苗炜的博客
 

 

 

 

大多数背包客去久德浦尔,都是为参观那里的梅兰加尔城堡,这座古堡有美丽的宫殿和印度教寺庙,其中一座供奉印度教大神梵天的寺庙,朝拜的人最多,从古堡的城墙上可以眺望久德浦尔,这里号称“蓝色之城”,城中婆罗门的住宅都涂了一层蓝色的漆,野狗满地跑,污水到处流,狭窄的巷子里住家和店铺挤在一起。当晚我们住的酒店却是天上人间,乌麦·巴哈旺王宫是久德浦尔王室家庭的住宅。1929年,当时的久德浦尔王Maharaja Umaid Singh,召募了3000名当地工匠建造这所皇宫,于1943年完成。整座宫殿采用黄褐色硬质砂岩建成的,大厅中央是挑高大圆顶,四周环绕双层式的柱廊,这里是全世界最大的私人住宅之一。1997年开放为观光饭店,内设博物馆、图书馆、餐馆、酒吧、大舞厅、宴会厅、室内游泳池、网球场及 spa设施。英国女演员伊丽莎白·赫莉嫁给印度富商辛格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辛格在久德浦尔也有自己的生意,他买下了梅

作者  | 2012-1-4 1:26:52 | 阅读(1546) |评论(3) | 阅读全文>>

谁是啤酒型作家

2011-8-26 15:18:00 阅读977 评论0 262011/08 Aug26

 

有些作家散发着酒味,这就是他们独特的气质。比如卡佛在《凉亭》里这样说,“喝酒很有趣,我回头想,我们所有重要的决定都是在喝酒时做出的,即使是讨论以后少喝点儿酒的时候,我们也是手里拿着一杯啤酒或威士忌。”啤酒在卡佛的诗歌中也经常出现,“我可以坐在这儿喝喝啤酒,和你们这帮嬉皮喝上一整晚,这种啤酒我一气能喝上十夸

作者  | 2011-8-26 15:18:00 | 阅读(97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喜欢假的

2011-5-18 19:09:21 阅读1918 评论6 182011/05 May18

 

小说集《黑夜飞行》自序

 

我喜欢假的

 

2003年,在美国上映了这样一个纪录片,它的名字叫做《石头的读者》(Stone Reader)。导演叫马克·莫斯科维茨Mark Moskowitz,1972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本小说叫《夏日的石头》,书评说,这个小说和《麦田里的守望者》一样好看,但马克读了20页就没读下去。转眼20多年过去,1998年,马克在家打扫卫生,发现了《夏日的石头》,书已经破旧,马克这一次读了下去,并且认为,这的确是一本很好的小说,可惜被埋没了。马克决定,找到这个小说的作者。

作者  | 2011-5-18 19:09:21 | 阅读(1918)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