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黑夜飞行14  

2010-11-25 11:4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来临,陈皮无法像往常那样出去旅游了,他的病人已经接近10个。这些人里有余毛毛介绍的,有陈青介绍的,有失眠症,有睡眠瘫痪,也有被噩梦纠缠的。某女士,总梦到自己置身于森林中,被豺狼虎豹追赶,其病根儿就在她衣橱里的十余件裘皮,陈皮给出的办法是扔掉那些裘皮。这样简单的因果关系本来不需要外人来挑明,但那女士无限爱惜的抚摸衣橱里长短不一的皮草,就是不舍得扔。陈皮说,在我看,你这柜子里就是一排动物的尸体,这不像衣柜,倒像是一个冰柜。裘皮女士听了这话决定处理掉她的皮草,此后睡眠逐渐安稳。可这样简单的病例是少数。

 

 

陈青的病情还是最复杂的,她在催眠状态下能看到自己的前世,说那是在江南的一个宅院,她躺在床上,看见轻盈的床幔和远处的一扇屏风。她能非常细致的描述那里的家居环境,视角永远固定在床上,好像一只从不起身的虫子。陈皮从图书馆里借了很多本描述江南历史的书,还有画册,细细的线条勾勒出老式家具和古旧的玩物,他的大学同学里有那么几个在从事心理治疗,有国际催眠师认证书和行医资格,陈皮去找他们请教,他们的催眠手法远不如陈皮,他们见过的病人更多,但又大多不是睡眠障碍。

 

 

夏天的夜晚显得很短,白天很长,陈皮穿梭于他人的梦境之中,宛如黑夜飞行。他的生活规律完全打破了,经常夜里两三点才睡,第二天昏昏沉沉的醒来。余毛毛某天晚上宣布,她辞职了,要天天陪着陈皮。她送他去出诊,在家做饭等着他回来,听他讲一讲这一天的见闻,但陈皮极力避免向余毛毛描述他人的噩梦,这不是出于职业道德,而是担心那些噩梦具有传染性,余毛毛的免疫系统内没有相应的抗体。

 

 

有一天下午,陈皮去了“添乐宠物店”,他想让张子语安排一下,能和金爷见个面,不是要算命或批八字,他想知道金爷如何理解所谓前世今生,如何面对世间奇怪的人奇怪的事,他真的相信自己能洞察一切吗?陈皮怀疑,某些人的心病根本就不知从何而来,也根本没法儿治好,陈皮怀疑自己的能力。

 

 

“添乐宠物店”门前有一小块空地,几个围栏围成一圈,老张的十多条狗都圈在里面,老张在边上支了一把躺椅,侧着身子抽烟,他见陈皮走过来忙起身招呼:“有一阵子没见了啊,小兄弟。”

围栏中的狗都叫了起来,那条大金毛还在,那条被涂抹了黑一道黄一道的小狗也在,陈皮指着那条小狗问:“这是什么狗?”

 

 

“这是萨莫耶,怎么,想给你们家那狗找个伴儿?”

“它身上涂的这颜色怎么还不掉啊,都好几个月了。”

“我这染料是日本进口的,涂上之后怎么也能维持半年以上。”

“那我要涂一条狗得多少钱?”

“怎么也得两三瓶,四百块一瓶。你拿来我给你画,八百块钱搞定,你自己画怎么也得买三瓶,还未必画得好。”老张进店里拿出一小瓶染料,大小如治脚气的药膏,陈皮接过来看,又还给老张:“那我要是不喜欢了,想把它洗掉呢?”

“那也有专门的清洗液啊,也是日本进口的。”

“多少钱?”

“也是四百,一瓶就够,保证不伤毛发。”

 

 

陈皮从钱包里掏出四百块钱递给老张:“麻烦你帮我把那条萨莫耶给洗了,我看看。”

老张对陈皮的这个要求没半点儿疑惑,他接过钱,从店里端出大塑料盆,拿出一个药瓶大小的洗浴液,他把那条串了种的萨莫耶抱出来,嘴里念叨着:“多好看啊,小老虎似的。”

“老张,有句话叫画虎不成反类犬,狗怎么画也不是老虎啊。”

 

 

张子语半拉屁股坐在躺椅上,温柔的给那条小狗洗澡,黑一道黄一道的颜色逐渐褪去,它原本的皮肤色泽显露出来,看上去不那么好看,这让陈皮有些失望。给狗洗完,老张点了根儿烟:“怎么着兄弟,你不是专门来给这狗洗澡的吧?”

陈皮没提要见金爷的事,眼前的张子语让他明白,给狗看病给人看病都是为了挣钱,他不相信金爷能给他什么帮助,更不愿意再和他们打交道:“我来买罐头。”

张子语吐出一个烟圈:“我这儿刚进了一批美国的罐头,可棒了。”

 

 

陈皮拎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两盒罐头,离开了“添乐宠物店”,他恍惚的想起,他上次来这里找老张,是他刚刚收留那只流浪狗,他恍惚间以为,他只是收留了一只流浪狗,从来不知道张子语能听得懂狗说话,他也没见过什么金爷,也没机会认识余毛毛,他只是到这里买点儿狗粮,回到家也只有一条狗陪伴,那条狗也没有什么前世。

 

 

这些天,陈皮听到了很多对梦境的描述,有人说,她梦到她把一个小男孩的头割下来,放到一个碗里,那个头颅像鸡蛋泄掉了一样,头盖骨的眼窝怎么都对不齐眼睛。她就用两只手拼命对齐,像组装一个玩具人偶,弄得一碗都是血和脑浆,还是对不齐。她想把小孩头组装完毕偷偷还给他爸妈的,最终却将把这碗泄掉的鸡蛋冲进了马桶。有人在梦中上天入海,走在高耸入云的铁索桥上,脚下不是木板,而是一朵朵白云。她高兴的踩在上面玩,突然间就踩空了,不知道坠落了多久才到地上。随后又登上一艘荒废的船,航行于海上,一个穿白裙的小女孩在甲板上干涸的游泳池里微笑,游泳池四壁出现无数细孔,开始渗血,那女孩消失了,但依然肆虐的在笑。陈皮能够想象,他的病人遭遇这样的噩梦,醒来时该多么惊恐,甚至会鬼哭狼嚎,但这样的梦境对他不会有任何负面的心理影响,唯独有一个梦,他听完之后就印在了脑海里。

 

 

那是在梦里过独木桥,陈皮知道,独木桥会频繁的出现在很多人的梦中,其象征意味非常明显。过桥的人戴着两块手表,梦里出现计时器会比较少见,这个梦中人的左手是一个带指针的机械表,右手是一块电子表。计时器在这里闪现,更重要的还是独木桥,那个独木桥像跳板一样悬空在水面上,很长很长。看不见对岸,目光所及之处还是水面,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梦中人去叉鱼,叉到一条两米长的大红鱼,一群人把那条鱼大卸八块,他们在桥上生起篝火,煮鱼汤,鱼汤很鲜美。那条两米长的鱼不知怎么就缩小成了饭盒里的鱼汤,只有一饭盒,鱼肉和鱼骨都消失了,喝完这口汤,梦中人接着走独木桥,前面又碰上了一群人,拿着叉子在桥上叉鱼,他们的脚固定在桥上,整个身子都能探进到水里,水里有一条大红鱼,足足有两米长,它在水里游着,没有被叉到,桥上的人都摒住呼吸,等着那红鱼再游过来。他们回过头来,愤怒的看着梦中人,好像她发出了声响让那条鱼逃遁。梦中人也摒住呼吸,但她惊恐的反应过来,是时间出了问题。她戴着两块表,这两块表都可以调节,可以改变时间,一个能向前,一个能向后,如果机械表发条的频率和那块电子表一致,那就是正常时间,如果不一致,就时间变成正向或反向的,要命的是,梦中人不知道哪块表是在走向未来哪块表是走向过去,为了试验它们如何改变时间,她在那条没有尽头的桥上走来走去,不停地拨指针或者改变数字,对时间做加减法。她看到桥上有人在叉鱼,然后她喝到了鲜美的鱼汤,她喝到了鲜美的鱼汤,然后又看见那条鱼还在水里游,她完全混乱了时间的方向,不敢再看手腕上的表,她想把表摘下来,扔到水里,却发现那两块手表像一副手铐。

 

 

梦中人可没有收藏手表的习惯,她觉得这个梦好玩,轻松的讲给陈皮听,但陈皮觉得,这是一个最可怕的梦。他拎着塑料袋,袋子里的狗罐头磕碰着,好像张子语跟在身后,喃喃的对他说,“我去你家看看,养狗得看岁数,要是你那狗才几个月大,比如七八个月吧,那是最调皮的时候,不听话,过了一岁就好多了。养狗得有耐心。”陈皮后悔了,他在几个月前就应该拒绝这个带着狗骚味的汉子去他家,根本不去探究那条狗想表达什么,这样他就不会纠缠在自己的幻觉中,也不会被别人的梦牵扯。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