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黑夜飞行结尾  

2010-11-28 06: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学之前,陈皮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他打算把手边的失眠者料理完毕,回去好好教书。余毛毛离开后,陈皮的出诊都是免费的,他也不见新病人。那篇皮特陈博士的演讲挂在网上被转载多次,但也没什么人打听陈博士是何方高人。

 

陈青还是他最重要的病人,每个周六下午,陈皮都去她家。他第一次走进卧室的时候,被那张大床所吸引,但很快就注意到,床边有个梳妆台,梳妆台上有一面镜子,那是一面很普通的镜子,八十年代的老款,陈青的家具都非常讲究,唯独这面镜子有点儿格格不入。他问陈青这镜子的来历,陈青说,是她十多岁时买的,这些年来一直跟着她:“有什么问题吗?”陈皮问:“你为什么要用这个老镜子呢?”

“我听说,老镜子最好别扔,等你老了,就能从里面看到年轻时的自己。”

陈皮点头:“嗯,我不是让你扔,你可以把它收起来,你现在也还年轻漂亮。”

“是吗?”陈青笑。

 

 

下一次再去的时候,陈皮看不到老镜子了,卧室和客厅都收拾得干干净净,陈皮提出,要看看她儿子的房间,陈青还是笑:“你到底是心理医生还是风水师啊?”小孩子的房间也非常干净,床铺整洁,一张黑色的写字台上立着白色的苹果电脑,看不出是个小孩子的房间,陈皮问:“怎么这么整齐?没有玩具?”

“我儿子就喜欢玩电脑。”

其他的房间陈皮也看了,特别是书房,陈青陪着他参观这间两百多平米的公寓,不经意的说道:“我先生老出差,家里没什么人。”

 

 

每次陈皮来,陈青的孩子都是被保姆带着去学围棋,但陈皮看不出这屋里有这孩子留下的痕迹,也看不出陈青丈夫的痕迹。他注意到这两个人“行为痕迹”的缺失,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有行为发生,有一部分行为会在环境中留下物质痕迹,比如桌上一个脏的咖啡杯,吸烟之后留在房间里的味道,书桌上摊开的一本书,枕头边留下的头发。陈皮在厨房打开垃圾箱,空空的只是一个垃圾袋,打开冰箱,饮料、牛奶、水果摆放得整整齐齐。

陈皮问:“你们家有几个保姆啊?”

“两个。”

“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

“你要见她们干吗?她们有专门的保姆门,走另一道门。”

陈皮向她解释什么叫“行为痕迹”——“你的屋子太干净了,完全不像有人住的,你应该让家里乱一点儿,不一定要收拾得这么干净。如果从刑侦学的角度说,只要有人进入过一个地方,就肯定发生了痕迹交换,他留下了痕迹,也带走了痕迹,可你这屋子,不是侦探就看不出有什么痕迹交换。”

 

 

“我第一次听说家里还不能干净,这和我的失眠有关系吗?”

陈皮笑:“你不觉得你的家像个布景一样吗?你不觉得你的脸有点儿,有点儿不自然吗?人的脸上也能找到‘行为痕迹’——长时间的皱眉、怒视、或者微笑,都会在脸上留下印记,越老越明显。你做过拉皮手术吗?”

“没有,不过我过几年想去打一针毒瘤素。”

 

 

“我不知道啥叫毒瘤素,也不懂美容,我只劝你家里头稍微乱一点儿。你想想你的梦,你梦里的家都不是这个样子,都是有行为痕迹,在吃饭,或者是你们在外面玩。”

再去的时候,陈青家里多了两个花瓶,插着鲜花,多了一个鱼缸,卫生间的毛巾也挂得不是那么正了,餐桌上的水果盘不再摆着静物一样的橙子,而是青红相间的苹果。陈青的睡眠在一点点好转,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做那个灵魂出窍的梦了。陈皮讲了好多种放松的方法,最有效的一种,是让她的儿子画了一张画,绿树,小房子,红太阳,陈青把这张画贴在床头,按照陈皮的吩咐,每晚睡觉前看上五分钟。

 

 

最后一次去陈青家的时候,陈皮教她自我催眠,陈青躺在那张马毛填充的大床上,一步步按照陈皮的引导入睡,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有些疑惑的问:“我真睡着了。”

“你真睡着了。”陈皮说,“这么舒服的床,没理由睡不好。”

他不敢肯定陈青是否在此后能睡得好一点,能把噩梦清除,他只能不断给她积极的暗示,想到这是最后一次给陈青治疗,他略微有些不舍。

“你下礼拜真的不再来了?”陈青问。

 

 

“不用来了吧?”陈皮马上意识到这个疑问句透露出了他的不舍,他说:“不用来了,你能睡好,万一有什么问题,你再给我打电话,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好像还差你几次费用呢。”

“我说过了吧?我不要钱。”

“那你喜欢什么?我送给你一样礼物吧。”

陈皮笑:“不要了。”他看着那张价值连城的大床:“不要什么礼物,不过,我想在你这张床上躺一会儿,要是方便的话,这就是礼物。”

陈青坐到沙发上,笑了:“你躺吧。”

 

 

陈皮躺了上去,屁股颠了颠:“真舒服啊。”他拍了拍床垫:“这个真能升降?”

陈青按动按钮,大床如高级越野车的底盘那样升了起来:“你听毛毛说的吧?”

“嗯。”陈皮躺在床上,含糊的答应了一声。

“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不为什么。”陈皮在床上摆了个“大”字。

“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

 

 

“你这小子,真不老实。”陈青有些嗔怪。她看着床上的陈皮,希望这小子下个周末还能来陪他聊天,转瞬又觉得自己的念头荒唐:“嗨,你也给自己催眠吧,然后我问你答。”

陈皮笑了,他从兜里拿出一根铁筷子,那是从一家韩国烧烤店里顺走的,被他当作神器一样留着:“我很快就能睡着的。”他盯着那根筷子,慢慢闭上眼。

陈青双手抱在胸前,沉吟片刻:“我还真没什么好问的,你自己说说吧。”

“从你家客厅,能看见奥尼尔的雕像,你知道吗?你说要从这儿飞到熊猫环岛那儿,得飞多长时间,中间要不要歇脚?”

“你说什么呢?”陈青嘀咕了一句。

 

 

“我就见过有人飞,你们看不见,你们看不见,就说是我产生了幻觉。也许是吧,你知道那只大熊猫去哪儿了吗?它飞走了,熊猫在天上飞,奥尼尔在地上吹。”

“哪儿来的熊猫啊?这床垫子是马毛。”

“什么马毛啊,是猪毛,我骑着猪在天上飞。嘿,你没听说吗?晚上十一点,所有人必须找到一只灯笼猪,骑上去,离开这里。”

“什么灯笼猪啊?”陈青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听说,每个人都得找到灯笼猪。我听说的时候都十点半了,就满世界找啊,猪还真是挺多的,就是平常的猪,黑色的白色的都有,肚子里好像藏了一个灯笼,鼓鼓的,圆圆的。光透过肚子上的皮肤照出来,红色的,暖暖的。每头猪都被套上了缰绳,像马一样,慢慢走着。不过我看见的猪,每只猪背上都有人了。我和我那个同伴特别着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比较大的,我的同伴飞身上猪。我以为她会拉我一把,一起坐上去,没说不能两个人坐一头猪呀。没想到,那个混蛋自己一溜烟走了。”

 

陈青想问,你那同伴是余毛毛吗,但又不敢打断陈皮的叙述,她听着他说下去:“我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灯笼猪驮着人通通往我的反方向走,我要赶不及离开这地方了。还好,路上有个人,大概脑子被驴踢了,从一头小猪换到另一头大猪身上。小猪就空了,我立马上前。这是第一次跟灯笼猪这种生物打交道,我不知它是温顺还是暴躁呀。我就先鞠躬,然后摸摸它的头,说,我要上来了。没想到它还会转过头,跟我握握手,爪子是跟猩猩一样的。接下来,我的灯笼猪就一路飞奔啊,因为时间快到了。我听着它的小蹄子敲在石板路上的声音就很踏实。可是它跑了半天还不能起飞,我就着急了,飞啊飞啊,十一点了,它就飞起来,可飞了没一会儿,它就在我的身底下融化了,就像蜡烛融化一样,它肚子里的灯笼飞起来,像孔明灯一样。”

 

陈青听着,半天没有下文,陈皮好像真的睡熟了,她轻声问了一句:“后来呢?灯笼猪要是化了,你不就掉下来了吗?”

陈皮嚯的从床上坐起:“后来我就醒了啊!”

陈皮拍打陈皮的肩膀:“你吓死我了你!”

 

这天晚上十点半,陈皮并没有找到灯笼猪,他带着老杜在街上跑步,他们跑到了余毛毛住的那栋楼,陈皮抬头看,数不清18层到底在哪儿,“我们去楼上看看。”他对老杜说。他们进了门厅,看见电梯门上贴了一张告示:电梯在维修,给您造成的不便请谅解。他们又出了门厅,陈皮想看看1802到底在哪儿,窗户是不是亮着灯。夜间有轻雾,陈皮数了两回也没弄清楚,他对老杜说:“你留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走楼梯上去。”老杜汪汪了两声。陈皮一个人又走进大楼,他沿着楼梯往上走,楼梯间有声控灯,一有响动就自动亮起来,陈皮多年的跑步锻炼果然没白练,他毫不费力的爬到了17层,一步也没有停歇,他心里想着,到了到了,放缓脚步,平静一下呼吸,再走上一层,赫然看见楼梯间标注着是19层。我走过了?他疑惑着退下去,又退到了17层。他再往上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又来到了19层,他坐在楼梯上想了想,决定去敲1902号,1902号传出响亮的电视声音,开门的是个老大爷,穿着睡衣睡裤,他打开门:“电梯坏了。”

“请问您,1802号是这儿吗?”

老大爷声音洪亮:“电梯坏了,你是爬上来的啊?”

“请问您,您楼下住的那个姑娘呢?”

“电梯坏了,你是来修电梯的?”

陈皮走下一层,去敲1702号的房门,里面悄无声息,他擂起拳头砸门,他相信余毛毛就在里头,过了好久,一个小姑娘打开房门,脖子上挂着一个硕大的耳机:“干什么?”

“对不起,这是1802吗?”

“这是1702,楼上,楼上的老头儿太吵了,他耳朵聋,天天开那么大声儿看电视。”

“那18层呢?18层前些日子不是有个人跳楼自杀吗?”

“你有病吧?大半夜来吓唬我。”小姑娘关上门,从里面上锁。

 

 

陈皮颓然退后,回到楼梯间,一步一步走下去,“我要去看看那辆小雨燕在不在”。他快步下楼,高楼旁边杂七杂八塞满了车,陈皮转了两圈,也没有看到余毛毛那辆小雨燕,“我的那条狗呢?”他想起老杜,大楼入口处空无一人,老杜也不见了,他焦急的大喊,老杜,老杜,沿着来时的道路寻找回去,他听不到呼应,不知道这条狗跑到哪里去了,他离余毛毛住的那栋楼越来越远,回头看时,依旧辨别不出这楼一共有多少层,但他确定,他根本就无法飞上去一探究竟。

 

 

完了。

注解1:前面会有所改动,所以后面有些地方和前面略有冲突,不碍事儿。最后会再改。

注解2:改完后的稿子不是16段,也不是17段,为了让它不那么吉利,会改成13段。

注解3:这个故事真是边写边发,感谢那些给我讲述并允许我使用其梦境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完了,改天再写后记。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