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火车文学  

2010-04-13 14: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以前坐火车,总拿个照相机,拍摄一段视频,拍的是外面移动的风景,想着哪天我给它剪辑到一起,这东西该多好看啊。可惜,拍完的东西这电脑里存点儿,那电脑里存点儿,终于都给存得不知道去哪儿了。

 

最近知道有个家伙,叫沃尔夫冈·施菲尔布泽(Wolfgang Schivelbusch),看名字像德国人,住在伦敦和柏林,这家伙写的书大致和那个德波顿是一个路数的,写的叫科技与文化史。比较有名的一本书叫《火车旅行》,他在书里探讨了火车对人们时空观念的改变,有一个章节专门论述“车厢”,说乘客坐在里面,又好像身在外面,置身人群中,又挺孤独。英国人的车厢设计都来自马车车厢,小隔间里对坐着,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美国车厢是大通铺,都面朝火车行进的方向。他说,电报的视觉形象也变成了铁路旅行的象征,旅行者眼前闪过电线杆和电线,它们和铁轨一样和车厢如此的亲近。“机器系统”介入了旅行者和景色,改变了他的感知。

 

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康斯坦丁·贝魁尔特别赞美火车,说这东西比法国大革命更有效的传播了平等和自由的概念,推动了人的解放,社会上各等级的人一起旅行,不同财富、地位、性格、习俗、着装风格的人聚集在同一生活场景中。据说,这哥们儿这么赞美火车,是因为当时法国的铁路还没有服务意识,还没划分一等车厢和普通车厢。法国作家都德乘坐三等车厢完成一次旅行之后,很是抱怨的写到:“醉鬼乱唱,大胖子农夫睡觉,像死鱼一样张着嘴,老小姐带着她们的篮子,孩子乱跑,车厢里弥漫着烟雾,白兰地,咖喱。”

 

兄弟我在德国第一次坐火车,100马克买了张票,从汉堡去柏林,上了车就感叹,这外国火车真牛逼,大皮沙发,高椅背,真舒服,乘客也文明,都穿着西服套装呢子大衣,这么感叹着,检票员来了,跟我说:“这是头等车厢,你是二等车厢的,你回去坐着吧。”我摸索着经过一等车厢,好多都空着,到了二等车厢,我操,和咱人民坐在一起就是不一样,跟北京到西安的火车差不多嘛!

 

我在一本散文集里找到安徒生的一篇文章,叫“火车”。1840118日,安徒生生平第一次坐火车,他从马德格堡去莱比锡。安徒生所乘坐的这列火车分成前后两部分,前两节是宽敞的封闭车厢,后边是几节敞车,“即使是穷苦的农民也可以乘坐,因为票价非常低廉。”铁路线旁边的田野在奔流,草地和树木在追逐,这一迷人的视觉感受在未来的170年间不断被旅客所重复,但后来者很难领略到170年前作家的震撼——“旅客有站在地球之外看着地球旋转的感觉”。

 

安徒生当年所乘坐的,很可能就是火车迷称之为“神雕ADLER”的机车,1835年在英国制造,是德国土地上最早行驶的机车。你可以在纽伦堡的德国铁路博物馆(DB-Museum)看到神雕机车的复制品。当时的火车时速我估计也就40英里。现在英国人的火车比之法国高铁,日本新干线都慢了,但这个老牌帝国主义说,英国境内时速超过100英里的线路依然是全欧洲最多的。在英国曼彻斯特的科学与工业博物馆,你可以看到更早一点儿的火车头,罗伯特·斯蒂芬森的“行星”号机车,1830年建造,被称为“现代蒸汽机车的真正原型”。

 

坐飞机到伦敦希思罗机场,然后换快线到帕丁顿车站,从这里坐地铁可以前往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出来走几步就到了大英图书馆,也可以坐到Waterloo,出来就看到泰晤士河。坐地铁还可以到利物浦街、查令十字街等地,这些地铁站名在1851年世博会前就已经存在,它们是各家铁路公司到达伦敦的终点站,帕丁顿车站是属于大西铁路公司的,Marylebone是中部铁路公司(GREAT CENTRAL RAILWAY)的,EUSTON是属于伦敦及西北铁路公司的,国王十字站是大北铁路公司的,CANNON街和查令十字街是东南铁路公司的,Waterloo是西南铁路公司的,这些铁路公司在首都有各自的终点站以显示其存在。

 

1839年,英国《季度评论》的一篇文章说,“铁路以及基于铁路的旅行,从人们从壁炉前的座椅到一个大城市的时间缩短了三分之二,他们彼此之间相聚所需要的时间也缩短了三分之二;如果这个速度加快,时空变化的进程就会更快。我们的邻居,我们的后院,我们的城镇,不仅能彼此离得更近,也都更靠近国家的中心。距离消失,我们国家的面积就会收缩,如一个巨大的城市。蒸汽机瞬间把大西洋变浅了一半,我们与印度之间的交通运输也同样受惠。印度洋变小了,地中海离我们只有一个礼拜的路程。”

 

 

有个叫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的家伙,在1841年就开始组织乘客坐火车旅行,这是旅行社的先驱。1846年他组织了350名乘客从莱切斯特出发前往苏格兰旅行,到1851年伦敦举办世博会时,有16.5万人通过他的旅行社前往水晶宫,4年后,托马斯·库克组织了第一次“出国游”,组团从莱切斯特到达法国加莱,而后到巴黎。他推出“自助旅游”服务,1872年,富裕的英国花200畿尼即可参加“环球旅行”,1874年,托马斯·库克推出“旅行支票”,这个公司的股权虽多次易手,但你还可以在英超球队的胸前广告上看到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旅行机构的名称。

 

1865610日,《伦敦时报》的头版报道了一起铁路事故,头一天,一列由福克斯通(Folkestone)开往伦敦的火车,在斯泰普赫斯特(Staplehurst)郊外的一座桥上发生脱轨,七节头等列车中的六节坠入河中,10人死亡49人受伤。第七节车厢悬在空中,这节车厢里坐着一位文豪,查尔斯狄更斯,他1848年出版的小说《董贝父子》号称是最早的火车文学。当然,最牛的火车文学是最近的新闻,说北京要修一条高速铁路,穿越俄罗斯,两天之内到达伦敦。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