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过得去  

2010-04-04 19: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收到礼物,是小刘从美国寄出来的,老版本的“麦田守望者”,1951年小布朗的版本,也就是说,差不多该是第一版,如果小刘继续在美国呆下去,估计能给我找齐各个年代版本的“麦田”,小刘还写上“永远年轻”,哈哈,永远年轻。

 

晚上吃饭,收到老葵的新书,名叫《过得去》,书名集弘一法师的字,装帧是老派的,冷眼看,类似于“上学记”或者“我们仨”。老葵十年前写的书《在黑夜抽筋成长》就是老文人派的,讲和老作家的交往等等。现在这个更是回忆录的姿态,先从小时候住的楼说起,再说到自己20来岁到30来岁这十来年间工作的那栋楼。文章中有一股老气横秋,照我年轻时候的脾气,没兴趣知道路翎等人是谁,现在看,更没兴趣知道他们都干了啥写了啥,但我想知道老葵年轻时所具有的那股“老派”和“老气”是从何而来,他十来岁就和一帮臭老九住在一起,早早看见被折磨了几十年的那帮老文人,早早就看见“阴面”是什么,这可能塑造了他自己的那份沉着。通过这本《过得去》,我自然能了解一帮老作家的晚年状况,我对这些老作家老文人都挺尊敬,可我还是不太能接受比我还年轻点儿的老葵,现在就写“上学记”或“我们仨”,还早呢。还有的是时间呢。

 

今天在家吃长寿面,吃完面,接到电话,我高中的同学,如今往来中日,我去日本的时候,她深夜开着保时捷带我在东京街头飞驰,喝酒聊天,总说组个团再去日本玩。但今天的电话一来,我就有点儿不详的预感,她说,我们高中另一同学,癌症住院,可能快不行了。她和住院的这位,是闺蜜。我和住院的这位,也是很好的朋友。

 

住院的这位同学,上高中就喜欢摇滚,去年春节我们一起吃饭,我看她的IPOD,还全是重金属。上高中的时候她学吉他,画油画,不好好学习。其实也不算捣乱分子,就是不爱说话,她家住一个四合院里,自己住倒座房里,我去过她那闺房,大概一起聊过武侠小说啥的。我们那个班,我们两个是最后入团的,班里都是共青团员,到高三,就剩下我们两个,班主任说,你们两个也入了吧。我们两个就入了,还开了个会,全班同学一起,欢迎我们两个后进分子加入团组织。

 

后来就上了大学。她去北京建工学院学建筑。我去他们学校找她玩,在教室里,看见一幅幅冰冷的建筑画。还看见他的男朋友。一年后,她男朋友毕业,她也退学了。在病房门口,我看见她丈夫,已经谁也认不出谁了,老爷们天天24小时陪着,我说,咱20来年前见过,在你们学校。小女儿在边上乖乖的画画——满天的星星,两个花花绿绿的小人,一聊天,小女儿马上要过生日,7岁了。我说,“那咱们两个都是白羊座,你猜猜叔叔我多大了?”

小女儿看看我,说,你61了。

“胡说,我和你妈是同学,你算算我应该多大了。”

 

我的同学用止痛针盯着,昏睡着,后来醒了,开始喊疼,然后和我们说,等我好点儿我们出去喝酒去。她自己开着个酒吧,我们在那里喝过几次。同学带来的百合花,上面有一卡片,端端正正写着四个字“早日康复”。小女儿拿出一个写字板,上面有日历,写了一串“上学上学上学上学”,在自己生日那天,写着“有LIWU”,小姑娘连“礼物”两字还不会写,我们同学给她写上“有礼物,有玩具,有蛋糕,有蜡烛。”

我跟她说,今天是我生日,你妈妈应该比我大一点儿。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