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警察与外星人 5  

2010-05-05 18: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丁说走就走,上了火车才给赵小晨发短信:“银行一事,等我回来再商量,从长计议。”赵小晨回短信:“好,等你的枪和炸药。”下了火车老丁又发短信:“我已到达贵阳。苗族人有猎枪,但杀伤力不够大。”赵小晨回短信:“拿猎枪去抢运钞车会被他们笑话的。”到了周末,赵小晨想着在图书馆碰不到老丁了,不免有些寂寞,鬼使神差的给王雪虹打了个电话,两个人约着去看了场电影,看电影不用说话,看完电影就东拉西扯的议论两句,电影散场已经是深夜,赵小晨和王雪虹在街上溜达着,王雪虹忽然说:“我舅舅前两天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别再和你联系了。”

赵小晨有点儿差异:“他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说你这个人有点儿危险,我倒没觉得你没什么危险的。”

“是他去贵州之前给你打的电话?”

“他去贵州了?他去贵州干吗?这个他可没告诉我。”

“他说是去旅游。”

赵小晨拦下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让王雪虹上车:“早点儿回家吧。”他知道他再也不会给这个姑娘打电话了,王姑娘好像也觉察出来,此后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联系,坐进车里摇下窗户说了句:“你多保重啊。”

 

 

送走王雪虹,赵小晨又在街上溜达了半小时。掏出手机给老丁发了条短信:“我发现大望路这边有家银行,ATM机居然是前开门的,适合打劫。”老丁迟迟没有回复,估计是在贵州某个小县城的招待所里睡觉呢。

第二天,老丁发回短信:“我准备进山了,山里面可能联络不畅,但愿我能找到好东西。”赵小晨回复:“祝你好运气。”就这样两个人短信来往,有时候一天来回发几条,有时候几天发那么一条,他们讨论的问题包括,比起贵州,广西是不是更适合成为飞碟的一个基地,广西是不是更容易搞到步枪,北京警察、武警的武器装备。赵小晨的短信上说:“以九五式突击步枪的火力,压制住派出所是没任何问题的。”老丁的短信上说:“如果你拿到三百万现金,我在贵州也找到外部接应,那事情就完美了。”

 

 

被警察带走那天早上,赵小晨头晕脑胀的,他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敲门声就透着不客气,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三个警察,他们出示了工作证,问:“你是赵小晨?”赵小晨点头答应,把警察让进屋。后来他知道,带头儿的那个警官叫老李,五十来岁,进门之后缓慢的打量了一番赵小晨的居所,目光像扫描仪,没放过任何东西,但警察没有搜查他的屋子,只是说,请他去局里一趟,“说明一些情况”。赵小晨疑惑,这个“局里”是“市局”还是“分局”,但他没敢问,穿好衣服想拿他那个应付随时出差的双肩背书包,警察说,“这个不用带”。刚看见警察的时候,他心里扑通通跳得厉害,简单交谈几句之后就不怎么害怕了。

 

 

赵小晨在电视剧里知道所谓“米兰达法则”——你有权保持沉默。还知道——我要请我的律师在场。可惜他没有律师,也很难保持沉默。倒是那三位警察都比较沉默,除了必须要发出的指令,他们不多说一个字。下了楼,赵小晨坐到警车的后排座上,左右各有一位警察,稍微有点儿挤。他想起自己看过阿尔·帕西诺演的另一个抢银行的电影叫《热天午后》,这个阿尔·帕西诺在《盗火线》里的警察形象太讨厌了,但年轻的时候还演过银行劫匪,阿尔·帕西诺在警察的包围之下逐渐崩溃,赵小晨看电影的时候想,我决不会这么轻易崩溃,没想到坐在警车上就已经崩溃,他发现他控制不住双腿的抖动。到了分局,进了间小屋,警官老李负责讯问,他端着一杯茶,点上一支烟,轻松的提出要求:“说说吧。”

赵小晨嗓子有点儿干:“说什么啊?”

警官老李笑:“说说你抢劫银行的计划?你想抢哪家啊?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啊?”

 

 

赵小晨的脑子晕得更厉害了,这个计划尚未完成,更没有实施,还处在“创意阶段”,怎么警方就已经知晓了?他曾幻想站在大街上用一支步枪对抗上百个警察,如今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对一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儿似的警察,他还幻想着要抵抗一下,比如说,强调手机短信属于个人隐私,警察无权侵犯个人隐私,再比如,在手机上说什么,都属于言论自由,不能因言获罪。他的确想这么抵抗一下,但这些话他没有说出口。赵小晨努力组织语言,想让警察明白,他和老丁之间那些关于“银行、炸药、枪”的短信都是瞎聊天,都和那些“黄段子”一样是个消遣。警官老李耐心听着赵小晨说他看过很多个抢银行的电影,时不时打断一下:“等等,《拿了钱就跑》?这电影是哪国的?导演叫什么?”赵小晨就回答:“美国电影,导演叫伍迪·艾伦。”

 

 

说起电影来,赵小晨就放松了,按照电影里的情节,此时赵小晨应该管警察要支烟抽,可他没有抽烟的坏毛病:“有个日本电影,叫《三亿日圆的初恋》,讲的是1968年的事。说一个孤独的少女,父母都不在了,她住在叔父家里,被嫌弃。没事就泡酒吧,后来在酒吧里结识了一群人,里面有不少左派青年,东大的,就是东京大学的。这帮这些左派青年想弄点事,男主角痛恨权势,可扔扔石头抡抡棍子根本无关痛痒。所以,要用头脑来决胜负,要抢劫三亿现金。他们的计划是抢一个类似三菱公司这样的大公司的运钞车,发年终奖的时候抢。有一个东大学生就跟小姑娘说,让她参与行动。他们的计划非常简陋,小姑娘骑着个摩托车,伪装成女警,对运钞车里的人说,车上有炸弹,你们都下车。押解的人就都下车了,然后小姑娘一个人就把车给开跑了。但是他们最后也没把钱用出去。东大学生后来被警察找到了,但是没人找到小姑娘,小姑娘最后读大学了。”

“就这么简单?”

“这个是简单了点儿。放在北京肯定不成。听说北京的运钞车都属于振远,振远就是你们公安局的三产?”

老李又笑:“怎么?你还打算抢我们的运钞车啊?”

 

 

赵小晨自知失言,连忙想着再给老李讲一个什么样的电影故事。他不怕老李笑话,他倒是希望老李把他当个笑话,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了老丁,不知道老丁是否回到了北京,是否也被带进了“局里”,但这时候他顾不上老丁了。他还想到,这事儿会不会连累王雪虹,她想调到私人银行的梦想会不会因此破灭。但眼下也顾不上王雪虹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