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喷子  

2010-08-15 17: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土话里有一句,叫“喷子”,就是说那种张嘴就来特别能说啥都能说的人。我就老提醒自己,别成为一个“喷子”。

 

51年前,CP斯诺,剑桥大学物理学博士,小说家,在那里发表了一个叫“两种文化”的演讲,意思是,人文是一种文化,科学是一种文化,人文学者不懂科学,两种文化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深,如今,还有好多人在重复这个演讲,这个争论还将继续。当然,我更喜欢利维斯教授反击斯诺的话,他说的特别文雅,我用北京土话翻译一下——斯诺有物理学博士学位,也写小说,给丫造成的错觉就是他文理通吃,实际上,作为小说家,斯诺根本不存在。还没有存在,连一摊屎都不算。

 

利维斯教授骂人真痛快,结果遭到非议,这个就不提了。我看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的“两种文化”,前面有一段大导读,还是个文科教授写的,他也很损——斯诺先生演讲之后就没做什么研究了,他在物理上的研究基本表明他没能力做物理研究,但他后来做了好多演讲,到电视上演讲,到宴会上演讲,跟唱堂会的似的,这倒是一种新物种。这种新物种就是“名人”——你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就看见到处都有他,就听见他到处得吧了。

 

咳,北京话叫“喷子”,英国话叫“名人”。都够难听的,还有一种更难听的,叫“媒体人”,也不知道这位是编辑还是记者,怎么就叫“媒体人”呢,比“媒人”还不靠谱。一般人叫我是“媒体人”的时候,我都说,你丫骂谁呢。不过,这也没办法,我不能逮谁跟谁说,我要当作家,作家这名称听起来也不好,但总比“媒体人”好。说来说去,这都是互联网上的多重身份,多个圈子给闹的。

 

《大西洋月刊》上最近发表一篇文章叫“FACEBOOK上的一起死亡事件”,作者是个杂志编辑,S女士曾经在杂志社实习,两个人是点头之交,杂志倒闭,双双失业。这杂志倒闭太正常了,我用十来年的时间眼看这个朝阳产业变成了夕阳产业。言归正传,编辑先生失业后,上FACEBOOK,看一看老同事们都过得怎么样。他也把S女士加为“好友”。然后就看到S女士老更新自己的动态,于是纠结起来——我好像是一个窥淫癖,注视着她的私生活。后来,S女士不幸去世,编辑先生想起一年来生活的变故,有点儿欲哭无泪——我到底要为谁哭呢?为S女士?可我们几乎不认识,在网上也从来没有互相留言。为了她的故事?

 

按照网络专家的意思,这编辑先生和S女士就是一个弱纽带关系。Facebook上的用户平均拥有130个朋友,但只会定期和4个到6个人互动,这是强纽带关系。人们所拥有的弱纽带关系也就是在150人左右,古时候,一个村子有150人了就该分裂了。那么,微博上的留言是什么呢?那算是临时纽带,就和柜台售货员、在线写酒店点评的人、你在购物网站上遇到的卖家一样。这一段请参看更详细的论述——http://www.dongxi.net/b01vl

 

商人们会利用网络上的各种纽带来形成自己的品牌传播,最好用的一个方法是从事公益活动,包含品牌信息的微博被转发一次,就向某个慈善基金捐助一块钱。200710月,有一家叫Freerice的网站发起行动,只要你在该网站上参与互动,回答对了一个问题,该网站就为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捐赠10粒米。两年多之后,他们捐赠出15760亿粒米。你在微博上转一条特别公益特别善良的帖子,就做了好事了,就有道德快感了,社会活动的研究者称之为“懒汉行动主义”。这词儿没多少褒义,但也未必是贬义,关于这个“懒汉行动主义”的争论,可以访问E惠社,http://www.ecauses.org/,专门讲公益互联网行动的。

 

 

还是在“大西洋月刊”网站上,有一篇文章讨论,人们在社交网站和微博上讨论问题,发表看法,都是一种“轻重量的社会姿态”,这只是人们接受碎片化信息后的一个随机反应,和一个人深思熟虑之后采取行动完全不同。

 

 

我采访了香港岭南大学讲师、从事社会活动研究的叶荫聪先生,他说了几句话——删了。

 

 

然后说了稍微理论性的一段话——

 

互联网为真实/真理宣称(truth claim)提供了一个新的环境。过去几百年,现代社会经历着去魅化的过程,各种传统或神学权威渐渐崩,知识分子开始在自然科学及哲学角度上尝试重新建立论述的权威,而真实/真理宣称成为重要的基础,这是启蒙时代的基本特征。但是,这种基础通常建立在一种精英个人思辩,或精英群体小圈子内的对辩与共识(如学术体制、科学家社群、媒体、公共领域、议会等等)。互联网不是完全瓦解这个基础,不是不再讲真实/真理,而是把这种宣称扩阔到更广大的空间,一个不再容易被文化精英垄断控制的空间。这个广大空间的一个特点,就是真实/真理宣称是一个更复杂的过程,寻真的过程是相对公开的,因此,也不停地看到虚假、错误、纠错、寻真的反复循环。

  

叶先生接着说了——

情绪化的问题,我以为也是启蒙时代所打造出来的理性神话,或温和一点说,是把理性/情感进行二分。启蒙时代的理性实践有着许多被隐藏的情感或情绪因素在运作。关键不是互联网是否情绪化,而是互联网能把情绪呈现出来,并急速强化,它令理性思辩及对辩无法再隐藏情感与情绪。

 

咳,其实叶先生的话也可以这么理解——互联网上好多话是情绪化的,虚假性的,虚假、错误、纠错、寻真的反复循环,你就更浪费时间。

 

812日,《时代》周刊时隔多年又将一位作家放到了全球各版本杂志的封面上,这个作家叫乔纳森·弗兰钦,他的主要观点是——我们在一个儿童化的社会,欣然的接受那些瞄准儿童市场的文化产品。我还没看到这个文章。

 

 

贵刊下周也做了个封面,讨论碎片化的时代,总有人和我说,我早就不看贵刊了,你看不看和我没啥关系,贵刊是党产,我就是在那里打工。

 

 

这个博客写的可真够乱的——我总结一下吧。

 

第一,   提醒自己,别当喷子,世上最惨的就是当一个什么事都得吧的“名人”。

第二,   向乔纳森·弗兰钦学习,想一想成人世界的价值都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