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YOU KNOW THREE  

2010-08-26 19: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好几个邮件,问李COCO的联系方式,表示要参加“有脑”俱乐部,或者表示,对有脑俱乐部感兴趣————可见这个俱乐部要是进来,每人收一千年费,招一万个会员是没问题的。

《你知道的太多了》将发表在第12期《上海文学》上,第12期。年底的那期。

我现在还真没有李COCO的联系方式,不过门萨俱乐部的确在大陆有会员招募。

 

下午四点,我正在屋子里整理笔记,有人敲门,我以为李COCO再来向我施展乳沟大法呢,开门一看,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小伙子,长头发,戴着眼镜,他说:“苗记者,您好。我叫许一鸿,我能和您聊一聊吗?谈谈YOU KNOW CLUB。就是你知道的太多了俱乐部。”

 

 

我把他让进屋,屋里只有一张大床和一把椅子,他在椅子上坐好,我坐到了床上,许一鸿略显拘谨,瞥了一眼桌上的电脑,说:“您在写文章?我打扰您了吧?”

“别老您您的,你就可以了。”

他干笑了一声,清清嗓子:“我是从厦门来的,到香港是想参加有脑俱乐部的年会,我知道,这个俱乐部还没有在大陆招收会员,我想参加这个俱乐部,所以就来看看。我一直关注有脑俱乐部,一直看他们的官方网站。”

 

 

“你觉得这个俱乐部有意思吗?”

“应该很有意思吧。”

“我只是来报道他们的年会,要参加他们这组织,好像你得找COCO李小姐。”

“我和COCO李小姐谈过了。”许一鸿低下头,看来他们谈得并不愉快。

“谈得怎么样?”

 

 

许一鸿扶了一下眼睛,镜片后的小眼睛精光一闪:“你觉得她有资格担任中国有脑俱乐部的主席吗?”

“不是主席,这名称太吓人了,她只是一个代表,首席代表。”

“我觉得我更适合做这个代表。”许一鸿沉稳的说:“我首先认为有脑俱乐部这个名字不好,应该叫求知俱乐部,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探求知识。知与识不是一回事······”

我连忙打断他:“你哪方面的知识比较多呢。”

“我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哲学,数学,但最近几年,我一直都在看历史。”

“历史?哪一段历史?”

“全部,全部的中国历史。”

“有什么发现吗?”

 

 

许一鸿刚要开口,房间里的电话响了,是李COCO,她说,俱乐部晚宴是晚上八点,在一家叫万珍楼的中国餐厅举行,晚六点是酒会,就在饭店的咖啡厅,这两个事儿她中午吃饭时已经告诉我了,此时又打电话通知一番,然后她说:“你在忙什么呢?要去喝杯咖啡吗?”

我说,我在整理录音,晚上见吧。

挂了电话,我又动了坏念头,这个李COCO大概是不愿意让我见到许一鸿,特意打来电话试探一下。我坐回到床上,点了根烟。

 

 

许一鸿挥手拒绝了我递过去的烟,接着刚才的提问说了下去:“我的发现就是中国历史是由许多谎言构成的,谎言相互交织,谎言维系统治,一代又一代人传递谎言。我上中学的时候语文课本里就有一段《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里的一段,秦王喝多了,让赵王鼓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后来蔺相如逼着秦王击缶,召赵御史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为赵王击缶。你看,秦国的历史和赵国的历史就是这么写的。英国首相丘吉尔说过,打赢一场战争之后,不算完,还要力争做第一个阐述历史的人,那才是完整的胜利。大概为了亲自贯彻自己的思想,丘吉尔动笔写了好几部大部头的历史书,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他都写了很长的专著。”

 

 

许一鸿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月薪两万起,他的偶像是维特根斯坦,他希望40岁之前凭借自己运作基金的本事赚到足够退休的钱,然后用十年到二十年的时间写两本书,其中一本将一劳永逸的解决中国历史的问题,另一本的主题还没有确定。那天下午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自打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没有再听到如此云山雾罩充满智慧的谈话了,我不敢肯定他对历史的分析以及对维特根斯坦、拉康的理解是否正确,但我多年的记者生涯还是让我明白,一个人谈论自己不懂的东西总会露出马脚,我的职业让我总是要谈论或询问我不懂的东西,提一个问题都磕磕绊绊言不及义。许一鸿胸中有沟壑,他偶尔抬头望向窗外香港阴郁的天空,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向我讲述了鸦片战争、割让香港的来龙去脉,义律、颠地、林则徐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林则徐会被后世塑造成一个英雄,这种塑造就是谎言的变种,历史上众多英雄都是吹牛逼吹出来的,刘易斯·卡莱尔坚称,历史是由伟大人物塑造的,这位英国历史学家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一个民族必须靠吹牛逼才能获得生存下去的自信。

 

 

忽然,他停下来,看看手表:“快六点了,酒会要开始了。”

“是啊。”我也看看手表。

“我能和你一起去参加酒会吗?”许一鸿再无宣扬自己知识时的自信,很腼腆的问。

“可以,应该没问题。”

我们两个下楼,原来他也在这家酒店住下了,房间号是108,他说,香港好像比厦门要热很多,欢迎我去厦门看看。到了大堂,就看见李COCO站在咖啡厅门口,我若无其事的走上前去:“嘿,这位叫许一鸿,从厦门来的,他想参加有脑俱乐部呢。”

COCO笑了:“我们见过了,许先生好。”

“你好。”许一鸿微微欠了一下身子,两个人没有握手。

“开始了吗?”我探头向咖啡厅里张望。

 

 

“嗯,有不少人了。”李COCO说:“这个酒会和后面的晚宴,都是有脑俱乐部的会员才能参加,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没有资格参加。因为有脑俱乐部还没有在中国大陆招收会员。”她看着许一鸿加了一句:“非常抱歉。”

出乎我的意料,许一鸿非常有教养的说:“我贸然前来,已经很唐突了。不打扰了。”说罢,他转身就走了。

我觉得被驳了面子,李COCO已然又是一副笑脸:“斯蒂文这个人太有意思了,他表面是岭南大学的讲师,实际上还是一个秘密社团的头儿呢,专门从事破坏活动,到处搞抗议。你应该好好和他聊聊。”

 

 

比之中午采访罗宾先生时,咖啡厅里多了些布置,有气球,上面写着“你知道的太多了”,有鲜花,斯蒂文手拿一沓打印好的A4纸,端着一杯香槟和众人寒暄,李COCO领着我走向前:“斯蒂文,说说你们的掟烂社。”

“掟烂社。”斯蒂文用粤语重复了一遍。

“你们要打烂什么东西呢?”我问。

“我们就是反对屏幕,鼓励大家多读书,少用电脑,也少用手机。现在最厉害的传播媒介就是屏幕啊,手机、电视、电脑,都是屏幕,人们从屏幕上获得的讯息比从书上多。”

“那你们组织过什么抗议活动呢?”

 

 

“也不是抗议了。IPAD在香港发售的时候,我们去发过传单,希望那些排队买电脑的人能多读书。有些写字楼或公寓里,增设了电子显示屏,我们就会去抗议一下。我们所做的是一种文化干扰,YOU KNOWCULTURAL JAMMING。”

这时候斯蒂文嘴里冒出来的“YOU KNOW”并不是“有脑”,而是个语气词,他接着给我讲解什么叫“文化干扰”——“YOU KNOW,有些团体专门和户外广告做对,他们会给麦当劳叔叔的大嘴涂上‘油腻’两个字,还会给耐克的广告捣乱,指责他们是血汗工厂,这都是一种文化干扰,我们要做的就是维护书本的传统文化价值。电脑的确有好处,技术当然很好,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整个社会都低龄化,碎片化,书本所代表的那种成人的智慧、思考和专注的能力,都受到轻视。”

 

 

斯蒂文接着介绍有脑俱乐部香港分会的情况,他讲起话来要比许一鸿更文雅也更有魅力,还知道适可而止,他从那沓A4纸中抽出一张递给我:“我们每次聚会都会有一个QUIZ问卷,是个助兴的节目,这是今天晚上的问卷,你可以先看看。”

我接过那张纸,斯蒂文微笑着说:“我还要招呼一下客人,失陪了,晚些再聊。”

我低头看那张QUIZ问卷,上面用中英文正反面印着二十个问题,都是关于香港的历史,都是选择题,四个答案选择其一,我正琢磨能答出来几个,就听到李COCO在边上说:“你说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教养?”

我抬起头,咖啡厅里聚了三五十人,罗宾先生身边围了五六个人聊得正欢,许一鸿瘦削的身影也摇曳其中,李COCO沉着脸,一时还不知道如何发作,我对她说:“别着急,我去请他离开。”

 

 

我走过去,拉着许一鸿的胳膊就往外走,到了大堂,我把手里那张问卷递给他:“回屋去把这些问题都答出来,我过一小时去取。”

许一鸿看了一眼问卷:“答好了就能加入俱乐部?”

“这我不知道,你先帮我答完了再说。”

回到咖啡厅,COCO李开始向我抱怨:“这孩子太无礼了,我又不是不让他参加俱乐部,我只是说,回去之后我会再联系他,俱乐部怎么组织怎么展开活动还没有确定,他非要去打扰罗宾先生干什么?他想跟人家说什么?”

“他没想说什么,他大概就是想看看,这帮世界上知道的事儿最多的人都长得什么样子,都聊什么呢。”我说。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