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黑夜飞行5  

2010-10-20 11: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爷的寿筵摆在一家茶馆里,没饭,据说金爷辟谷,每个月只进食三五次。茶馆里所有的小桌拼成一长条,密密麻麻坐着二十来人,陈皮来得晚,跑堂儿的递给他一把小板凳,他在一个角落里坐下。茶馆里人虽多,却安安静静,在听张子语讲故事——“饭店旅馆这种地方,南来北往的人最多,古怪的事儿也最多,台湾有个女明星,和她的助理住店,426房间,是个大套间,住进去之后,要打开行李梳洗,箱子上有一个密码锁,怎么也打不开,当时已经很晚了,两个人就先睡下,到了半夜,女明星醒过来了,发现自己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吓得她大叫,两人就跑出来,死活要换酒店。换了家新酒店,再开旅行箱,这回那助理输入的密码是426,箱子打开了。”听故事的众人都低低惊叹了一声,张子语向身边的一位长者说:“金爷,您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金爷五十多岁年纪,精瘦,笑容可掬的端着一杯茶:“要我说啊,这是密码锁坏了。”众人哈哈大笑,都为金爷捧场似的,陈皮也不由得干笑了两声。等笑声静下来,金爷又开口了:“老张说得对,饭店旅馆这些地儿,是怨气凝结的所在,你要是看到什么人影儿啊,听到什么动静,那可能都是过往的人留下的怨气。以后你们住店啊,进屋之前先敲敲门,里面有什么东西,先给他惊动走了。或者带着点儿桃木梳子,桃木能辟邪。”

 

此时,坐在陈皮前面的一个姑娘发问了:“金爷,您说尸油这东西有用吗?我看网上有人卖尸油的护身符,一个小瓶子里装着尸油,据说能避小鬼。”这姑娘语速极快,像是怕被人打断似的,陈皮看着那姑娘的一头长发,黑头发中有几绺儿暗红的,耳听得金爷说道:“这些东西,尸油啊,养小鬼啊什么的,都是东南亚那边的,我不太懂,但我想啊,这些东西你还是不要轻易上身,挺好的一个姑娘,戴点儿首饰就好,别碰那些东西。”

“可我睡觉怎么也睡不好,有好几次都是鬼上身,怎么也动不了,还有一次可怪了,我趴着睡觉,忽然就能看见床底下的东西,能看透床板儿,看见下面的鞋、箱子。”姑娘说。

 

张子语哈哈两声:“要我说啊,你找个小伙子一起睡就好了。”众人又是一阵干笑,金爷脸上还是带着笑意:“老张这话倒也不错,小伙子阳气盛,还有的人,天生就带煞气,大鬼小鬼都敬而远之,你要找个阳气盛、有煞气的小伙子。”

“什么叫煞气?是不是长得凶啊?”

未等金爷回答,张子语手指过来:“你后面那小伙子就有煞气。”

 

姑娘回过头来,盯着陈皮看,陈皮和她对视了两秒钟,就害羞得低下头,张子语提高嗓门:“嗨,小兄弟,站起来啊,站起来让金爷给瞅瞅。”

陈皮站起身,微微鞠躬:“金爷好。”

张子语给金爷介绍:“这位小兄弟有点儿意思,他家里来了条狗,像是他死去的一个朋友托生而来,您看这小伙子面相上有什么问题吗?”

 

茶馆里二十来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陈皮,金爷也仔细打量陈皮,他站在那儿不敢动,心里忽然转了个念头,如果我现在施展摄魂大法,能不能让金爷和张子语都躺下睡觉?过了足足有一分钟,金爷才说:“这位小兄弟面相不一般,他煞气很重,但他自己能化解。一般的邪气近不了身。位理的形、气、声、光都不会有大碍。”陈皮像个标本似的还矗立着,供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一番。金爷又开口问道:“小兄弟,你自己练什么功夫吗?我看你精光内敛,也有一定的修行啊。”

陈皮下意识的否认:“没有,没练什么。”

金爷哈哈一笑:“那是我看走眼了。坐吧,坐吧。”

 

 

陈皮坐下来,发觉前面那姑娘的目光一直就没有离开,她朝他微笑:“你好。”陈皮点头:“你好。”

 

 

茶馆里的寿筵基本上就是金爷的一次义诊,张子语负责主持,在座的依次将自己的疑难问题提出来,金爷给出几句点评,有问家里风水的,有问命运八字的,简单的情况金爷三言两语就回答了,遇到麻烦点儿,张子语就在旁搭腔:“这事儿复杂点儿,你得单独找金爷再看。”陈皮对眼前这位金爷挺有好感,几乎是如沐春风,但他自始至终没有主动问什么。等茶馆中的二十来人依次问诊完毕,一位中年妇女提议:“咱们给金爷唱首歌吧,生日快乐歌,我起个头儿,祝您生日快乐,祝您生日快乐······”金爷笑嘻嘻的听着大家把歌唱完,站起身作揖致意,那位妇女刷的一声从座位下抽出一面锦旗,抖落开来:“我给您做了面锦旗,这是镶了金箔的。”红底旗帜上有八个黄色大字——“悬壶济世,仁者医心。”茶馆里一片叫好,金爷还是在作揖:“不敢当,不敢当。”

 

 

陈皮虽然很久没参加过社交活动,但基本的礼数还是明白的,他给金爷带来的礼物是一瓶五粮液,那姑娘带来的是两罐白茶,两人一起来到金爷面前,金爷笑眯眯的接过酒:“好酒。”转过身递给张子语收好,又接过白茶,仔细看罐子上的说明,张子语在边上搭腔:“毛毛这茶叶真不错,知道您爱喝茶。”礼物既已送出,陈皮对这位金爷到底爱喝酒还是爱喝茶并不在意,他想,这个老张能当个“狗语者”实在是实至名归,他这做派倒真像条狗。

 

 

金爷把茶叶放下:“余毛毛是吧,我们见过面。”

“是,我找您算过命。”姑娘回答。

金爷转向陈皮:“这位小兄弟倒是头一次见面。”

陈皮报上姓名:“我叫陈皮,给您拜寿。”

金爷点点头:“小兄弟,你也是一个能悬壶济世的人。”

余毛毛再度盯着陈皮上下打量:“您是说他也有什么特别的本事?”

金爷一歪脑袋:“老张,你看出来没有,这位兄弟天赋异禀。”

张子语凑上前做观察状:“金爷您火眼金睛,什么都能看出来,我这是狗眼看人低,什么都看不出来。陈老弟,你啥时候得空好好和金爷聊聊。”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