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黑夜飞行3  

2010-10-05 16: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夜里,陈皮跑出去5公里,往回走的时候,发现有一条狗跟在他身后,体型不是很大,应该是一条杂种狗,不声不响,陈皮加快脚步,那狗也加快,陈皮跑起来,狗也颠颠的跟上来,陈皮慢慢走,那狗也若有所思的踱步。路过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卖部,陈皮进去买了两根火腿肠,他坐在马路牙子上把火腿肠的包装撕开,狗盯着陈皮手中的食物,路上空荡荡的,街灯昏黄,有一辆金杯车极快的开了过去,那条狗很快就吃下去两根火腿,眼巴巴的看着陈皮,他到小卖部里又买了几根,还有一瓶水,自己喝了两口,剩下都给狗喝下了。把狗喂饱了,他起身想离开,他根本没打算收养一只流浪狗,但这条狗不吵不闹,像一个熟悉的朋友,跟着陈皮直到家门口。

 

陈皮把狗带进家门,从衣柜里翻出来一个旧毛毯打算先给他弄个窝,忽然,那狗对着电视叫了起来,那个电视是个老款的“海尔”,14寸,按下遥控器足有半分钟才出画面,狗坐在地上看电视,是午夜12点的新闻,正在报道,说瑞士有个叫罗西的家伙,从飞机上跳出来,借助自身携带的装置,用10分钟飞跃了英吉利海峡。这个罗西,原来是空军飞行员,后来迷上了高空极限冲浪,他现在的装备是一套121重的喷气动力飞行翼,碳素纤维构架,4具由德国JetCat公司提供的小型喷气引擎处于折叠的双翼下方,还要携带一个可容纳3.5加仑燃料的油箱,听着就像是把一辆小摩托车绑在身上。这条新闻结束之后,那条流浪狗踱步到旧毛毯铺就的床上,陈皮关上电视,疑惑地打量那只狗。他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但这天夜里睡得并不安稳,屋子里平白的多出来一个生物。第二天早上,他做了个梦,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飞到了他的阳台上,推开门走进屋,那人的身影很熟悉,他开口说,这些年没见,你过得怎么样?陈皮歪在床上回答,还能怎么样,挺好。外面天色已亮,晨光打进来,陈皮认出,飞来的访客是大学时自杀的杜仲,他的样子没什么变化,坐在地板上说着话,还带着四川口音。陈皮看着他不停的说着,却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什么。醒来的时候,那条狗正蹲在他的床前,两眼中似乎饱含泪水,陈皮张嘴问:“是你吗?老杜?”那条狗汪汪得叫了起来。

 

 

陈皮按照网上搜来的信息,找到了“添乐宠物店”,这家宠物店在一片高楼林立的住宅小区的商铺里。老板姓张,是一个“狗语者”,很多人说,老张能听得懂狗说话。宠物店里有好几排货架,上面是肝、肉、蔬菜罐头,往里走,摞着十几个铁笼子,里面都是狗,有的狗身量很大,在笼子中几乎没有回身的余地,陈皮只认得拉布拉多等少有的几种狗,他看见最上面的一个小笼子,关着一只小狗,身上被涂得黄一道儿黑一道儿,像老虎的花纹。陈皮在笼子前站了一会儿,不由得想把这些笼子全打开,把所有的狗都放出来。此时,屋里的张老板开腔了:“您看点儿什么?”

老张光着膀子,正在给一只大金毛洗澡,金毛站在一个大塑料盆里,直愣愣的看着陈皮。陈皮问:“您是张先生吧,我想请您看看我们家的狗。”老张没接茬儿,把金毛从澡盆子里抱出来,用毛巾擦,擦完了抄起手边的电吹风,给金毛吹干,左手在浓密的狗毛之间穿梭。宠物店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这让陈皮有点儿呼吸不畅,他凑近一步:“听说,您能和狗交流?您能帮我看看吗?”

 

老张关掉电吹风,屋里一下安静下来:“狗带来了吗?”

“没带。”

“没带怎么看啊?”老张把金毛关进笼子,十几条笼中狗都叫了起来,老张不耐烦的呵斥,“别叫了!别叫了!”转过身问陈皮:“你的狗多大了?”

“不知道。”陈皮说。

 

 

“这狗得看岁数,要是你那狗才几个月大,比如七八个月吧,那是最调皮的时候,不听话,过了一岁就好多了,就懂点儿事了,要是你能把他养到十岁以上,那就比好多夫妻关系还密,那才叫终身伴侣呢。养狗得有耐心。”老张点上一根烟,走到宠物店门外,深深吸了一口。陈皮也跟着走出来:“我那狗是捡来的,是流浪狗,刚到我家没几天。”

“那你觉得你那狗有什么不对?”此时天色已暗,烟头明灭之间,老张的大鼻孔里探出来两根细长的鼻毛:“要是他不愿意你抱,那也很正常。他和你不熟吗。等他熟悉了环境,和你熟了,就好了。”

陈皮说:“我觉得这狗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我是说,我这狗像一个人,像我一个死去的朋友,我觉得他托生回来,我们以前在一个大学里念书,他死了,现在他好像回来了。”

 

“你以前养过狗吗?”

“没有。”

 

老张把烟头扔在地上,用鞋底踩灭:“我们去瞧瞧。”他回身把宠物店里的灯关掉,笼子里的狗又叫了起来,等老张用铁链子给门上了两道锁之后,犬吠声停下了。他们打了一辆车,到陈皮家要半个小时,一路上老张询问那条流浪狗撒尿拉屎吃饭的种种情状,显然,他对一条狗的各种怪异表现都能理解,这没什么稀奇的,因为他本来就是“狗语者”,可老张对人的怪异表现也能理解,陈皮捡来一条狗,然后把这条狗看作是自己死去的朋友,在老张看来,这件事也没什么稀奇。但陈皮怀疑,身边带着一股狗骚味儿的汉子,只是一个动物行为方面的专家,他可能懂得一条狗为什么去闻另一条狗撒过的尿,懂得一条狗为什么把自己的狗食盆子看得紧紧的,却未必能明白老杜托生为狗,回到世上要和他说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