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星期天早上的远足4  

2011-03-13 11: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春节,我前前后后凑出来二十多天假期,去云南走了一趟。我先去元阳看梯田,田野呈现出奇妙的色彩,好几位摄影爱好者在山上寻找最好的拍摄角度,等待最好的光线,他们所呈现出来的东西比我眼前所见更美。而后我又去了丽江,游人摩肩接踵,酒吧里的歌手总唱着伤心的歌。我去了虎跳峡,看大江奔涌,去了梅里雪山,而后沿着澜沧江走了几天,我看见很多个遗世而立的村庄,在山谷中,在陡峭的山崖上,迎着太阳撒下来的光晕,安静得仿佛没人居住。我看见不少湖泊,已经萎缩成一滩水,说得夸张一点儿,它们就像是一滩水迹,马上就要被风吹干,但还是有很多鸟儿把那里当作天堂,贪婪的围着,绝望的鸣叫着,却又无处可去。有一座造纸厂正在改建,他们不再向江河中倾泻废水,转而生产葡萄酒,有一座教堂正在翻盖,外墙看起来亮丽光鲜,却号称有上百年的历史。此前我曾去过瑞士和加拿大一些风景区旅游,所以总免不了粗略的比较一番,说实话,这里的景色壮美,但大自然赋予我们更多生存的艰辛。我回到香格里拉,在附近一座森林茂密的国家公园里逛了一天,在县城招待所住了一晚上,旅途劳顿,夜里忽然发烧,房间里冰冷,吃了两片阿司匹林也不出汗。第二天早上,我问服务员哪里有更好一点儿的酒店,她说,云想客栈,你们北京人都爱去云想客栈。听她的话,我以为那个客栈叫“云祥”,到电脑上查了一番,才发现云想客栈在旅行者中颇有名望,客栈老板是个北京人,绰号李大嘴,早年间出入各大公司做高级白领,忽然有一天目以心为形役,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抛弃一大堆事业,跑到云南来开旅店。

 

 

 

县城招待所里那台电脑吱吱呀呀,怎么也看不到云想客栈的照片。我寻思,这李大嘴既然当过高级白领,又自己住在店里,屋子里至少该舒适暖和。我收拾行李,在招待所门前找了辆出租车去云想客栈,司机果然知道这家客栈的大名,却要50块的路费,这价格足够跑出去100公里了。可事实证明,司机没有多要钱。我们出了城,沿着一条公路走了有40公里,转向一条盘山路,翻过两座小山,又走了一大段砂石路,眼前逐渐开阔,穿过几条溪流,河水上的木板桥被出租车压得颤巍巍的,最终跑了有80多公里,到了一个藏族小村庄。此时,太阳不高不低的挂着,晨雾散去,这是群山环抱下的一片坡地,田地枯黄,几头牛呆立在田间,弯弯曲曲的小径上有几处玛尼堆,红黑相间的藏式房屋稀疏的构成一个村落,每家的院子都有高高的木架,晒着青稞。炊烟升起,犬声相闻,一条不知名的小河哗啦啦的蜿蜒着。云想客栈就是一处视野极佳的藏族房屋,一层是库房,敞着门,停着一辆破旧的吉普车,走木梯上到二楼,是客栈的前台,大厅里摆着十来个坐垫,隔出来厨房和餐厅,柜台里坐着一个藏族汉子,黑红的脸膛儿,笑眯眯的站起来。

 

 

“李大嘴在吗?”我问。

“老板回北京了。”藏族汉子的普通话非常标准。

我想这位隐士不老老实实的隐居于此,不免有些失望,但少了这位李老板,估计也能少说几句寒暄话,这个地方太适合孤独一阵子了。

“住店吗?”藏族汉子问。

“住。”

 

 

云想客栈只有三楼的四间房,房间号码是从201排到204,冬天是这里的旅游淡季,但房价也要450块,藏族汉子叫桑杰,一口咬定这个价格不能再低,他料定你大老远赶来不可能因为价钱谈不拢再折回去,可话说得又客气又委屈,“不给这个价钱,李老板回来会骂人的”。我问他哪个房子能看见河,他回答:“最好的是201,第二好的是202201有个姑娘住了,你只能住202。”他说到有个姑娘住的时候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在旅途中已经见惯了这种外表忠厚内心极精明的汉子,交了1000块押金,拿钥匙上楼,进了屋子打开电热毯打开电热水壶,看了看窗外的风景,吃了一片阿司匹林,喝了两大杯热水,盖上被子睡觉,这一觉睡得晕晕乎乎,大汗淋漓。醒来时退了烧,肚子饿得咕咕叫。

 

 

桑杰坐在屋外的梯子上,对着一大片天地发呆,见我下来,问我饿不饿,然后起身去做面条汤,我就坐在梯子上,对着那片天地发呆。这是午后两点,阳光把一切都照耀得白茫茫的,一根烟的功夫,桑杰的面条已经做好,我在餐厅里吃完,浑身都有了力气。藏式房屋的窗户小,屋里暗,吃完饭我和桑杰又都坐到外面的梯子上晒太阳,像两个补充太阳能的机器人,旁边放着一壶酥油茶。我们两个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桑结就出生在邻近的一个村庄,十来年前开始当导游,跑遍了西藏、云南、四川,学会了英语,旅游旺季的时候还会去当导游,冬天就呆在村里,他把女儿送到加拿大,女儿十多岁,在那边上高中。

 

“你去过加拿大?”他问。

“去过。”

“我女儿护照过期了,你说该怎么办?”

 

 

我不明白到底是护照过期还是签证过期,但我知道桑杰的意思是怎么才能让自己的闺女合法的留在那里,这我可一点儿也帮不上忙。我东拉西扯的问了几个问题,桑杰三言两语就回答完毕,他还是喃喃发问:“我女儿护照过期了,这可怎么办?”这个汉子的表情忽然有些愁苦,他生长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他的闺女也生长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但他们好像并不满意能在这里天天晒太阳。

我转换了话题,问:“你不是说店里还住着个姑娘吗?我怎么没看见?”

“她一早就出去了。”

“去哪儿了?”

“就在附近村子吧,我们有一条很大的徒步路线。”他看看日头,“快回来了。”

 

 

我决定就在门口等着那姑娘,看看她到底什么样子。下午四点,太阳还像两点时那么强烈,下午六点,光线稍稍变得柔和了一些,在这一大段时间之内,没有一个人走进我眼前这片广袤的空间,只有山上的影子在变化,只有水流的声音。季阳就这样忽然走进我的视野,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拿着一根木棍充当登山杖,从远处看只是个红点儿,慢慢走近,她在我的视野中晃荡了有二十分钟,我心跳得越来越快,我本打算坐着不动,直到这姑娘走到我面前,但她走路的模样看起来非常熟悉,我和季阳毕竟爬过几次山,走过好多路,我不敢想象我能在这里遇见她,可她走路的样子让我不断疑惑:难道是她?别开玩笑了,哪里这么巧?好像真的是她?

 

 

我站起来,下了楼梯,迎着她走过去,她没有注意到我,我们之间相隔有四百米,我走得太快了,我心跳得太快了,我站在一座白色的佛塔边,向她挥手,她加快脚步,跑过来,在离我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她没有说MY GOD,她说:“我操,你怎么在这儿?”

“是啊,我在这儿。”

 

 

季阳的脸上有一抹健康的红色,笑得如此生动,像一朵开放的花,我们并肩走回云想客栈,只要我扭头看她一次,就觉得她的脸像一朵花,又开放了一次。我们有好多话不知从何说起,就不断傻笑,彼此看一眼就笑一下。桑结看见我们如此快速的勾搭在一起多少有些吃惊,他说我们过一小时吃饭,季阳说她上楼收拾一下,我在门厅里回望日落光芒中的大地,还是不敢相信走上楼去的就是季阳。我要她回来,看着她,拉着她的手才能确认。

 

 

那天晚上我像个男主人似的坐在餐桌边上等季阳,桑杰像个仆人似的准备好饭菜,听我跟他絮叨我和季阳的北京往事,他开心的说:“那你们要多喝些酒。”我听见楼梯咚咚响,季阳洗漱完毕换了身便装,脸上笑得还是像一朵花。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好多酒,起先在餐桌上,后来在外面,对着满天星斗,然后又在厅堂光滑的木地板上。她说她一年前回到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攒下了一点儿钱,这次打算从云南走到西藏,然后再去尼泊尔和印度,她要这样转悠半年。她问我要去哪里,这些年怎么样,其实这些话很简单就能说完,但我们好像一直在絮絮叨叨,说得支离破碎。桑结交待我们锁好门,他这晚上要回邻村家里去睡,这样整个客栈就只有我和季阳,整个房子像属于我们的,外面的天地也属于我们。

 

 

外面是浓重的夜色,除了细碎的水流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我们上楼,回到202,季阳就像一朵不断开放的花儿,屋里的空调费劲的吹着热风,但温度还是不够高,我们只有躺在电热毯上才停住颤抖,我们其实还有好多话要说,可谁都说不出来什么了,那天晚上,电热毯极热,我恍惚中觉得漏电了,我们抱在一起入睡,被身下涌来的热气蒸腾着。

第二天我口干舌燥的醒来,窗外已经天光大亮,季阳不在我身边,季阳也不在客栈里,按照桑杰的说法,她在早上五点半打电话给桑杰,要叫一辆出租车,她在六点多一点儿就收拾好行李,出租车一到门口就把那个50升的大包装上车,然后和桑杰拥抱了一下,上车离去。

 

 

“你要出租车的电话吗?”

我没听明白,桑杰又重复了一遍:“你要那个司机的电话吗?我有。”

我说:“算了吧。”

我在外面的梯子上坐了几分钟,回头问:“她跟你说什么了吗?”

“她要我告诉你,她走了,你要多保重。”桑杰站在我后面,好像要确认我情绪稳定,过了会儿,他问:“你们吵架了?”

 

 

我平息自己的愤怒,若无其事的说:“没有,她就是这样的人,神神秘秘的,不弄出点儿怪事来不行。”这么说着,我好像也原谅了她的不辞而别,季阳是一个追求戏剧效果的人,不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像个拙劣的戏剧不罢休,她大概想用这种方式让我记住我们这唯一共度的夜晚,这个目的达到了,此后多年,我时常会想起这个夜晚,想起这个藏族村庄,并不是因为完美的性,我们那天喝多了,草草了事,夜里彼此又试探了一番,但睡意沉重。我之所以回想这个夜晚,是因为那个村落,是因为她在天地之间款款走来的样子,那个地方好像置于这个世界之外,我和她在这个世界之外相遇。此后我没有再见到她。

 

 

 

  评论这张
 
阅读(10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