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星期天早上的远足5  

2011-03-14 1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夏天我收到季阳的一封电子邮件,她说她在尼泊尔参加了一个为期十五天的徒步,每天都在山上走,看着环绕的雪山,真的不想再回到城市里。“每天穿着沉重的登山鞋,就像戴着一副盔甲,脱下鞋就像卸掉盔甲,浑身的力气也就消散了。如果这登山鞋像红舞鞋一样,那我宁愿不停地走下去。”

 

 

我回信说,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我们在北京一聚?你在尼泊尔、印度拍了什么好照片吗?发过来几张看看。她回信说她不带照相机,只想把看到的景色记在心里。我回信说,买个小照相机吧,让我跟着你看看这个世界。有一段时间我们通信比较频繁,但隔上一段时间,季阳又消失了。她再出现的时候换了一个地方,她说,“我在德国,要从马德格堡去莱比锡了,1840118日,安徒生生平第一次坐火车,就是从马德格堡去莱比锡。”她说她买了一个照相机,“以后我坐火车的时候拍照片,或者拍一段视频,拍外面移动的风景,等积攒到一定数量,就把它剪辑到一起,这东西该多好看啊。”我回信说这想法真不错,要是真拍好了也许能参加艺术展。她像一个跳跃的小精灵,她在莱比锡的圣尼古拉教堂里看见一座木头十字架,那是伦敦遭受德军轰炸废墟上的木板,战后英国人用它改造成十字架送给德国人,她在德国南方的森林里参观了马丁路德翻译《圣经》的小木屋,屋中的陈设和500年前一样。她偶尔会发一两张照片过来,有火车外移动的树杈和天空,有街上某个孩子的笑容。

 

有时候她的信不谈论旅行,她问我还在学法语吗,“我虽然还读不了普鲁斯特,但我可以看其他一些法国小说了,最近法国最好的小说家叫勒克莱齐奥,他说,一看报纸就觉得世上的暴力事件奔涌到他的面前,外面躺满了尸体,到处都是罪恶。报纸上那些代表一块一块遥远地域的词,那些奇怪的和神秘的冒险梗概,都让人迷乱,全世界的人在这张纸上留下谜一样的历史事件的片段。”

 

 

我看了她的邮件,就去找勒克莱齐奥的小说,那时他还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中文译作并不多,我找不到也就忘了这个茬儿。实际上,季阳的邮件就是她留下的谜一样的历史片段,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满足于自己的生活,每隔几个月,看到季阳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讲述她的旅行经历,得知还有另外一种生活。据说,像她这样的人叫作“行者”,他们进入另一个国度,他们穿行于这个世界,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他们同在“旅行者国度”。通过互联网我能发现好多这样的人。有一个德国人,40岁了,小时候看过一部意大利电影,迷上了里面的VESPA摩托车,他跑去意大利花1200欧元买了一辆40年的老VESPA,骑着车从米兰跑到罗马,用了三个月,一路上慢慢消磨时间。还有个家伙,说年轻的时候听过斯汀的歌《俄国》,然后就认定俄罗斯是个可怕的地方,某一年他决定坐火车从莫斯科到海参崴,记录下途中的车站和火车上碰到的苏联朋友。还有一位英国老者,70多岁,骑着一辆本田125,从当年殖民者在墨西哥的第一个据点出发,向南穿越美洲。还有个英国佬,1994年从伦敦出发尝试纯粹人力环游世界,他用4800多天折腾了4万多英里,到2007年把这事办完了。1998年,又有一个英国佬,打算就用双脚丈量世界,他从智利最南边出发,溜达到北美,过白令海峡,穿俄罗斯回英国。我在网上搜索这老兄的名字,他当时还在俄罗斯境内,他从冰冻的白令海峡走到俄罗斯的时候,人家根本不让他入境。这位老兄的网站上,有个招商的地方,希望有商家能给他这伟大的行程赞助,还有募捐的方式,用维萨信用卡,或者用支付宝,点击一下就可以送出去几十美元,要我看,这哥们是一边走路一边乞讨,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我不敢肯定季阳也能完成类似的伟大行程,她行踪飘忽不定,一会儿在南美秘鲁境内看马丘比丘,过几个月,好像又到了巴西,过半年一年,她又到了美国。她的邮件总是寥寥几行,最多不超过四百个字。有时密集,每两三天就能看到一封邮件,也有长达一年的空白。

 

 

我有时会在想象中跟随她旅行,比如她说她到了南非,我就从图书馆找来一堆有关非洲的书看,我看过一本书叫《我留在非洲的房子》,是个英国佬写的,讲述他的祖辈在津巴布韦建农庄的历史。我回信会告诉她那座房子的遗址在什么地方,在Google地球先去搜索一番,这是我平凡生活中的小乐趣。但她的回信没有响应,她根本没去找那座津巴布韦的房子。我在2009年初收到她的一封信,说她回到了法国,加入了“无国界医生”组织,准备去非洲,给穷困的非洲黑人看病。过了段时间,她发来邮件说,她正在加蓬从事医疗工作,随身携带着7大本《追忆似水年华》,现在正在读第3本,在这句话后面,她随手敲下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但在我看来,这个符号旋转了90度,真的变成了一张人脸,一只眼睁着一只眼闭着,嘴角带笑,完全是嘲笑。我看着这个符号,心想,我好端端的一个梦想怎么就让她给偷去了呢,就好像我埋下了一笔宝藏,她在旁边看着,到最后她把这笔宝藏挖走了。她此一时在喀麦隆,彼一时年在乍得,她写信来讲一些非洲见闻,那里的人吃鳄鱼,吃蛇,吃穿山甲和蜥蜴,讲战乱和贫穷让那里的医疗条件如何糟糕。我把她看成是一个英雄,超越了我所能想象的生活。

 

 

我在40岁之后开始锻炼身体,星期天早上,天气好的时候,我就开车到妙峰山或者平谷,爬山或者徒步,呼吸新鲜空气,偶尔会非常猥琐的回想起一些年轻女人的身体,也会想起季阳,惋惜自己在云想客栈那个晚上喝多了酒,根本没能好好表现,更惋惜自己此后再无表现的机会和能力。有一天,在一处野长城,我被晒得发晕,忽然想起季阳的肋骨,想起我当年那种不祥的预感,想起“来日大难”四个字,我觉得她已经死掉了,当年在云南我遇见的不过是她的鬼魂,就像《聊斋志异》里的故事。四下是荒地,头上是晴空,我越想越可怕。回到家把电脑打开,把季阳所有的邮件都整理出来,存在移动硬盘里,又打印了一份,随即又想到,除了一个雅虎邮箱的地址,季阳并没有更多还留在这世上的痕迹。

 

没完没了还。

 

 

 

  评论这张
 
阅读(7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