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柯克沃尔早餐  

2012-06-11 17:2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格兰的柯克沃尔,是奥克尼群岛的首府,这里人烟稀少,黄昏和清晨,浓雾弥漫,我住的房间正对着海港,一艘货轮停泊在几百米外,轮廓若隐若现,船上的灯光在雾中闪烁。我们住的艾尔酒店,房间很小,餐厅倒还宽敞,布菲台上摆着冷肉、酸奶、水果、燕麦片,据说,要想在英国吃得好,就要吃三顿早餐,但这一天的早餐也不会太好。同行的老蔡,有点儿臊眉耷眼,他是美食家,在上海广州开着好几家餐厅,头天晚上刚吃了当地一家叫The Creel的饭馆,老蔡对头盘Local Crab,主菜Scallops and Cod都非常推荐,还说甜点三色冰激凌也不容错过,现在他对着面前的一碗麦片粥和一堆烂糊的omelette,提不起兴致。

我坐在他对面,喝着黑咖啡,开口道:“我是个作家,写小说的。”老蔡好像对小说没什么兴趣,礼貌的点点头,他是个化学家,在美国一家化工厂工作过,据说在实验室里完成了对中国菜的两百多项试验,结果是中国烹饪有“过度氧化”的问题,嘌呤含量过高,我接着说:“我下一本小说叫《一块肉的觉悟》,是写吃饭的。”老蔡一下子抬起头:“有意思。”我连忙提出要求:“我想请你给我讲点儿故事,关于吃饭的。”

老蔡长年在外飞来飞去,寻找好吃的好喝的,这次到柯克沃尔,是拜访岛上著名的SCAPA酒厂,地球上维度最高的蒸馏厂,他们给百龄坛提供基酒,留下20%做自己的单一麦芽品牌,SCAPA16年和25年,都有这个岛上的凛冽风味。他把勺子放下,给我讲了个故事:“十来年前,我在纽约一家贸易促进会帮忙,他们做了一次烹饪比赛,邀请日本、西班牙、法国、意大利、中国这么十来个国家来比赛。中国选手来得晚,时差没倒过来,在现场哈欠连天,衣服也不讲究,外国选手一个个精神抖擞,穿得也干净得体,比赛原料是海鲜,比赛时间是四个小时,比赛一开始,都是助手准备材料,中国大厨的助手就开始雕萝卜花,雕西瓜盅,雕坏了就拿牙签串上,离远了效果不错,仔细一看非常粗糙,等最后四十分钟,大厨上场,软炸虾仁什么的,炸完了盛盘,有龙凤呈祥的萝卜花,有蓬莱仙境的干冰,一道道菜做得非常有气势。评委看了,纷纷称赞,他们商量了一下,就说第一名是中国,可他们没人吃一口中国厨师做出来的菜,都说从第二名开始正式打分,他们吃日本人做的菜,吃西班牙菜,吃法国菜,每个项目都认真打分,最后排定名次。我觉得这是对中国菜的一大羞辱,可我们拿了第一名都高兴得不得了,大使馆文化处还欢欣鼓舞。”老蔡讲到这里不说了。

我只好接下茬儿:“我们从小就认为,我们是世界第一的美食大国,法国菜、土耳其菜什么的都要排在我们后面,到底我们是不是世界第一?”老蔡说:“你要是到墨西哥去,墨西哥人也会说,他们的菜如何如何好吃,也是世界第一。”我说:“这个事情就没有一个标准吗?比如米其林指南,他们在香港不是评定了几个米其林餐厅吗?”老蔡说:“他们在香港评定的那几个餐厅遭到了多少批评啊。中国菜是不能按照米其林的标准来评定的,谁评定也不管用,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他拿起勺子,接着喝他的麦片粥。

我说:“我这本《一块肉的觉悟》,是想写我们原来都挨饿,后来赶上了改革开放,都能敞开肚皮吃饭了。”老蔡以科学家的口吻说道:“人体消化食物的合成酶,是在12岁前形成的,所以一个人的口味,是在12岁前就形成的。”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总觉得咸菜最好吃。”老蔡脸上露出笑意:“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故事啊,我们终于吃饱饭了,却抹不去饥饿的记忆。不过,我希望你的故事里加上另一层含义,那就是我们总以为自己的美食天下第一,任何外来的标准都套不到我们头上。”

我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黑咖啡已经凉透了,泛起一阵沉淀的渣滓。老蔡用餐巾擦了擦嘴,把餐巾往桌子上一扔,说道:“走了,喝酒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