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炜的博客

 
 
 

日志

 
 

我不关心善与恶  

2012-07-05 01:2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严精神头戴高礼帽,身着长礼服,它显得神采奕奕,仪态万方。如果精神具有性别,那么这精神无疑是男性的。弗吉尼亚·伍尔芙说,喜剧呢,是属于风雅女神和文艺女生的。“当那位庄严的绅士迈步上前致以问候时,她望他一眼,不禁哑然失笑,再望一眼,便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己,于是只得跑开,一头钻到姐妹们怀里去藏起她的笑。”

她说,“笑这种东西,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帮助我们保持平衡感;它时刻提醒我们,我们不过是人,而人,既不会是完美的英雄,也不会是十足的恶棍。”

 

 

无所事事

 

一个人想安顿下来无所事事,得有点真本事。他必须能够沉浸于缓缓流淌的沉思奇想的河流之中,必须内心深处是个诗人。其他诗人让我们失望的时候,我们便会想到华兹华斯,因为他深知无所事事的奥妙。他活得足够长,足可以把他年轻时的见解收回,但他绝不会对其中一个想法感到后悔,那就是世间再没有什么比无所事事地凝视大自然更能使人心灵净化。这是英国作家普利斯特利《论无所事事》中所说的。

 

 

现实点儿

莎士比亚的作品中,凡用思想的,多半失败,不是怀疑就是忧郁,哈姆雷特、麦克白就这样走上了灭亡之路。那些安静的、现实的人,多半还能生活下去。伦理学家周辅成先生比较莎士比亚和歌德,说注重现实是英国民族一大特性,他们总觉得,思想是后于行动的东西,人是生活了之后才有思想的。

 

 

漠不关心

D·H·劳伦斯有一篇散文,记述他在一间旅馆的露台上与一位女士的交谈,他们先谈到樱桃、草莓、葡萄的收成,接着话题就转到了意大利和墨索里尼,转到了国际政治的乌烟瘴气中。劳伦斯说,面前的妇人对山岭、樱桃树、湖泊这些实体的东西漠不关心,非要辨别是非、论断曲直、谈政治、谈法西斯这些枯燥的东西。“我不关心善与恶,政治与法西斯,抽象的自由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劳伦斯说他关心眼前那两个割草的工人,而那个妇人,染上了“关心病”,凡是跟她无关的,她都关心,她的视线里没有山川湖泊,指向了她从未见过的墨索里尼。

 

 

  评论这张
 
阅读(26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